光圈直播创始人CEO张轶已失踪 光圈直播倒闭真相大白
2017-02-18 17:04:49   来源:菠菜客   我要说两句

当两位光圈直播的员工在北京站看到张轶时,没来得及多想立即上前堵住他,公司拖欠自己的工资怎么办?

对于光圈直播的大多数员工,光圈直播创始人、CEO张轶已经失踪多时。2016年12月底,光圈直播的员工们去上班时突然发现办公室已经被搬得空空荡荡,连一根网线都没有留下。而此前张轶并没有提前向员工预告将要“搬家”。

到2017年1月,员工们看到公司门口贴了物业的解约函,称由于光圈未按期缴纳租金,2017年该物业公司将与光圈不再进行续约。与此同时,光圈直播的官网已经无法访问,打开APP界面显示无法连接网络。

在此之前,员工们已经被拖欠将近半年的薪水。两位在车站偶遇张轶的员工激动地拦住老板,“他一句话不说,后来就大喊‘抢劫’,我们没办法只能眼看着他离开。”

员工们此后再无张轶的消息,在申请劳动仲裁时被告知他已经申请公司破产。《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在昨天和今天(2017年2月15日和2017年2月16日)尝试分别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张轶时,都没有得到回应。

目前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光圈直播退出了直播行业的竞争,成为2017年的直播行业的开年炮灰。就在8个月前,张秩在接受《三声》采访时仍寄望将通过优质的PGC内容,“塑造平台的品格、调性和品牌,让大家记住这个平台是干什么的。”

在这轮直播平台热潮中,光圈曾是被资本看好的未来独角兽。2015年9月,光圈直播获得由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三家投资的1250万的天使轮融资。只是在激烈的直播平台竞争中,以及自己对于公司前程的掌控中,张秩没有赢得自己的创业命运,也让那些曾经和自己努力奋斗的人陷入愤怒情绪。

实际上,张秩和光圈的遭遇并不是这波浩大创业潮水中的唯一例子,甚至不能只依靠成败和道德来作为评判标准。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对所有人。

 

钱烧完之后

我们曾经报道过的那家直播公司死了

发现公司被申请破产,愤怒的员工将工作群改名为“费米子讨债群”,要求公司支付员工及平台主播三百万左右的拖欠工资。

张轶在1月终于回复了员工的讨薪要求:“因为融资不利,公司一直在艰难维持。事到如今,希望大家能够宽容和理解。”随后,他便将公司的员工群解散,并不再回复任何电话和微信。

员工们开始觉得公司破产另有玄机。有人表示自己查出张轶和妻子在天眼查网站中注册的多家公司,认为张轶通过这些公司提前进行了资产转移,不然无法解释此前公司获得的1250万融资和后续收入的去向。

但是,事实可能并非如员工所想,逼得张轶不顾名声、欠薪消失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就是没钱了。换句话说,这家公司的融资已经烧完,而收入又与支出无法抗衡,勉力维持半年后,创始人选择了“弃车保帅”。

在汇总了多位光圈原业务负责人的信息后,《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算了一笔账,除了2015年9月获得的1250万天使轮融资,此后光圈最大的两笔收入分别是来自猛狮科技的400万赞助和深圳一家公司200万不知用途的汇款。

尽管此前张轶曾表示,公司已经有1000万的广告收入,但大多数光圈员工证实,由于广告效果不佳,这个直播平台最终的广告收入仅有来自猛狮科技的400万。

与单一的收入相比,支出的项目却十分庞大。和所有互联网平台型产品一样,直播平台早期需要一个轰轰烈烈的烧钱过程。

2015年10月,获得天使轮融资后的光圈着手从社交图片软件转型为直播平台,两个月后产品上线,公司开始持续扩招,到2016年3月融资路演时,每月支出的工资已经出原先的20万左右上升到近百万,员工最多时达到60多人。除了工资,光圈的两处办公地点,每月也带来近十万元租金成本。

不需要复杂的计算也可以看出,从产品上线后的12个月里,光圈员工工资和租金两项支出已经接近融资总额。

另一项重要支出则是刷流量。虽然这家创业公司的体量扩大了数倍,但光圈的多位技术人员向我们透露,当时光圈的日活最高也只有几万,“累计用户号称达到100万,但实际上其中六七十万都是机器刷出来的,这些机器人并不能给平台产生收入,而且由于是找外面的公司刷量,每个机器人还要六块钱”。

刷高流量在这轮直播创业潮中并不算什么秘密,也不是只有光圈一家,而是一种从投资人、平台到主播都默认的全行业做法。“某些大的直播平台,房间内的人几乎都

菠菜客声明:菠菜客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上一篇:女子拒绝给男友买LOL皮肤 渣男情人节直播宣布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