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欣欣律师易胜华:几乎无偿代理翟案手机被轰炸真相
2017-09-19 11:40:58   来源:菠菜客   我要说两句

翟欣欣律师:几乎无偿代理翟案手机被轰炸,真相不是网友想的那样

文 | AI财经社 周晶晶

编| 小明

受到社会各界持续关注和讨论的程序员苏享茂自杀事件又有新的进展。

2017年9月7日凌晨5点左右,苏享茂在西二旗住所跳楼自杀,死前留下遗书称自己是被“极其歹毒的前妻”逼死,因其前妻翟欣欣以“有漏税行为和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两点相要挟,索要1000万元和三亚的房子。

2天前,有媒体报道,翟方否认了网上关于“骗婚集团”的说法。对于向苏享茂索要一千万一事,是因为“翟欣欣不想再婚,所以提出要一千万拿回去和父母生活、养老。”对于这些说法,苏享茂家属方面尚未公开回应。

9月15日,苏享茂的代理律师张起淮被曝光。AI财经社联系上该律师,对于案件进展,对方表示,现在苏享茂手机密码已解开,手机上的记录都已录下,正在研究案件材料,对于翟欣欣是否为骗婚目前不好下结论,预计下周会代表苏方对外作出回应。

继苏享茂律师张起淮曝光3天后,9月18日,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易胜华律师率先代表翟方通过微博宣布: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与翟欣欣女士签订委托协议,指派易胜华律师团队担任翟欣欣女士的法律顾问,处理其与苏享茂自杀事件有关的一切法律事务。

翟欣欣律师:几乎无偿代理翟案手机被轰炸,真相不是网友想的那样

9月18日,AI财经社联系上易胜华律师,对方确认,目前自己已经正式接受苏享茂自杀案中翟欣欣家人委托。

对于案件进展,易胜华律师在微博透露,目前已经看过有关材料,“我想说的是,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由于涉及到大量隐私,除了律师团队内部的讨论,我不会主动公开任何信息。”

关于“事情真相”,他再次强调“今后的一段时间里,你们一定会知道真相是什么。我的任务之一,就是告诉你们另外一些信息,由你们来判断真伪,选择立场。”对于“真相”到底是什么?易律师不愿意透露更多。

易胜华律师告诉AI财经社,自己和翟家人第一次接触是在9月17日晚,此前并没有过任何联系,第二天(9月18日)早上盖章才正式接受委托。

“周六从新闻中得知,我认识的张起淮律师接受了苏享茂家属的委托。联想到之前宋喆被刑拘的新闻,我对苏享茂自杀的事情有了兴趣。张律师的介入,是不是要复制宋喆案件的‘以刑促民’?于是我对新闻进行了研究,写了一篇文章。

周日的上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说,看了我写的关于程序员自杀的文章,他是翟的朋友,想和我见面聊一下。我以为是个坑,也没当回事。下午我在所里接待几个咨询,这个电话又打来了,我们约在所里见面。

谈了一些事情之后,翟欣欣和她的家人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们和我说了很多与这个事情有关的内容,印证了我之前的一些判断。我决定接受委托。”

发表律师声明后,易律师遭到众多网友的谩骂和人身攻击。“我微博上的联系方式,是助理的电话。几个小时之内,你的手机接到了无数骚扰电话、短信,甚至是病毒攻击。”

AI财经社注意到,9月17日凌晨,易胜华律师曾转发一条疑似站队翟欣欣的微博,并反驳微博内容称“作者是大龄单身女青年,可能是收了翟家的钱来为她洗白的。大家快来骂她”。

该文成为引发网友愤怒情绪的导火索:认为其立场在苏享茂一方,但作为翟欣欣代理律师,这样做是不是有点精神分裂?

对此,易胜华律师告诉AI财经社,转发的微博博主是其学生,“我和关律师(易胜华学生)之间的调侃,成为这个案件的意外情况,给年轻的关律师也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错都在我,在网络语境下,我是有些随意了,才会引起这样的误会。我要向各位道歉,以后一定改正。”

翟欣欣律师:几乎无偿代理翟案手机被轰炸,真相不是网友想的那样

还有声音认为,易胜华接受翟家的委托是因为收取了巨额律师费,对此该律师也作出了回应“如果为利,这个案子我相当于无偿,猜测我收了几百万律师费的同行,你们可以省心了”。

9月18日,易律师总计发布3条微博痛斥网络暴力,虽然易律师此前曾表示,在接受委托之前,已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但看得出他还是受到不小的影响。

对于为何要接手该案,易律师解释称,自己不愿意再看到热点案件中只有一方的声音。

“没有人愿意被人冤枉。如果一个事件只有一方的声音,那是非常可怕的。我愿意站出来,代表之前未出声的那个人,发出她的声音。至于其他,交给公众判断,交给法律处理。为了当事人的清白,我在所不惜。虽千万人吾往矣。”

菠菜客声明:菠菜客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上一篇:委内瑞拉用人民币计价燃料 让国家从美元暴政中解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