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的危机变成了一部商业版 孙宏斌步步为营贾跃亭步步惊心
2017-05-19 12:15:19   来源:菠菜客   我要说两句

乐视的危机变成了一部商业版《步步惊心》。

从去年秋冬季开播以来,这场大戏高潮迭起。被讨债、被围攻、被拯救,悲情枭雄男一号贾跃亭的每一步都很凶险。

如今还来了个步步为营的孙宏斌。

这位花了150亿入场的二号股东很擅长抢戏。围绕盈利这个关键词,他一点点把乐视改造自己想要的模样:

先是叫停20亿美金的vizio国际收购计划;接着加强对接近盈利的乐视电视控制权。被其称为“神经病”式烧钱的乐视体育紧跟其后:最近,五棵松体育馆冠名被拿下,又有传闻乐视体育要裁员70%以上。

黑名单上,应该还有同样烧钱的易到、乐视手机。

贾跃亭费劲吹出的生态泡泡,正在被资本捅破。眼下,他似乎只对最虚幻的汽车项目保留绝对主权,“贾跃亭该怎么弄怎么弄”,孙宏斌表态。

这段剧情,似乎隐隐透着20年前,在山西垣曲县城,一家叫卓越实业公司的影子。

嗅觉太好,布局太乱

位于运城东面的垣曲县城,多面环山,与河南省隔黄河相望。这里没有出过什么名震天下的大人物,在垣曲百度百科“著名人物”一栏里,贾跃亭位列第七。这已经是列表里最为人所熟知的名字了。

垣曲并非贾跃亭的家乡,而是他毕业后工作生活的城市。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垣曲县地税局网络技术管理员,月薪300左右,但没干足一年就辞职了。1997年,他注册成立了卓越实业公司。

他后来被人称道的敏锐商业嗅觉,在当时初现端倪。

卓越实业注册资本50万,主要业务包括传统的洗煤,印刷、运输、钢材、餐饮等。此外,当时很火的电脑培训学校、双语学校,贾跃亭也都有涉猎。

其中,囊括小学到高中的卓越双语学校风头最健,当时这样的学校在垣曲很少见。更让人惊奇的是,年轻的贾跃亭为这所学校筹到了500万,这在当地曾经引起不少议论。

一位曾与贾校长擦肩而过的学生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他发文称,小学毕业时被找上家门的贾跃亭抓住考数学,现场被刁难,气得他放弃了贾校长的卓越双语学校,投向另一所民办学校。

三年后,他成为当地中考状元,母校声名大噪,反之,卓越的风头被盖过。后来,贾跃亭也离开了。

“一个12岁孩童的决定,会不会像个蝴蝶的翅膀一样,最终影响了两个家族的命运?”他感慨。

其实并不会。精明而有野心的贾跃亭,显然不会满足于只当“贾校长”。

好的商业眼光,是他跳出垣曲城池的关键因素之一,也催生了他此后数个重要人生转折。

比如跳出垣曲做生意。2002年,他转行做起了基站配套设施,新注册的公司山西西伯尔(后更名为西贝尔),一年内拿下了联通在山西省的大半业务。

这是他真正赚钱的第一项业务。

但不够多。2003年,贾跃亭跑到北京,拉上现任乐视网副总裁的刘弘合伙创业,成立北京西伯尔,专门承接电信运营商不太看重、却又少不了的室内外网络覆盖生意。

那是移动通讯、互联网蓬勃上升的年头,贾跃亭赚到了更多钱,也捕捉到了流媒体的势头,2004年,乐视网从西伯尔流媒体部剥离,正式成立公司。

此时,31岁的贾跃亭似乎离刚来北京时的梦想近了一步。据乐视早期员工回忆,当时他跟贾跃亭一起经过国贸,后者突然说,今后要成为这里的佼佼者。

孙宏斌步步为营,贾跃亭步步惊心

图:乐视大厦所在的东四环,可遥望国贸三期

创立乐视后,他延续了垣曲时期的风格。在乐视还是个二流视频网站的2012年,突然宣布要做电视,随后,内容、手机、云、汽车等项目先后出炉。

它们的特点是烧钱、彼此之间没有强关联,但每个项目都是时下比较火的。

以影视为例,2012年底贺岁片《泰囧》拿到了12.71亿元的国产电影票房之最,直接带火了资本市场,2013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一直是涨涨涨。到9月,乐视就宣布购入花儿影视、乐视新媒体这两家公司的股权,大张旗鼓进入影视行业。

资本市场喜欢这样精明又大手笔的故事。2013年成为乐视网市值狂飙的一年,从年初80亿到年底的325亿,不少股民成为了乐粉,有券商更是抛出了乐视将变成千亿市值的乐观说法。

殊不知,危险的种子已经在狂飙中埋下。

神秘人脉成双刃剑

贾跃亭是一只政治动物。

在垣曲,他第一次尝到了政治人脉的甜头。据媒体报道,他的首任妻子,是当地某高官之女。贾跃亭大专毕业就进入地税系统,这在后来被认为与老丈人多少有些关系。

2002年成立的山西西贝尔公司似乎也有贵人的影子。一家新公司,却在短短一年内拿到联通在山西的大半业务,这一直被外界认为疑点颇多。

记者们捕捉到的故事大多是励志的:比如贾跃亭如何勤奋,开着吉普车一座一座城市去谈业务;如何执着,堵在拍板官员家门口数小时。

至于为什么去做这行,见诸报端的版本听起来有些过于云淡风轻:

饭局上听人说起,觉得很有前途就干了。

贾跃亭第一次真正展示强大人脉是2010年乐视上市,论影响力跟实力,乐视当年只是第二梯队成员,却成为首家国内上市的视频网站,这很奇怪。

他善于打点关系,尽管没有其他互联网大佬的好口才,见到生人还会腼腆,但他懂得如何“把10万块钱花出100万的效果”,有接近贾跃亭的人士向《财经》杂志如此评价。

贾跃亭的山西商人身份,让坊间猜测其与山西令家有关。

后来陆续公开的事实证实了这一猜测。早期由王诚担任合伙人的汇金立方公司曾向乐视投资。王诚原名令完成。

孙宏斌步步为营,贾跃亭步步惊心

图:化名王诚的令完成

2013年7月,贾跃亭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承认,“令家一个亲戚在乐视Pre—IPO的时候进入,占到极低的股份,1%左右”。他还强调,汇金立方当年投资乐视,是一次正常的、纯粹的财务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8年的汇金立方公司,第一笔公开投资就是注资乐视网。有媒体统计,汇金立方在乐视上市前逐步退出,获利超过2亿。

据《财经》杂志上述报道,贾跃亭与王诚在2005年左右认识,早期业务合作收效不多,但两人成为很好的朋友。前者是生意人,脑瓜精明敢冒险,后者有理想主义色彩,相信三网融合一定能让视频网站做起来。两人又都是山西老乡,一拍即合。

贾跃亭一度成为互联网圈里政治色彩最浓的人物。

在一段时间里,特殊人脉为贾跃亭最擅长的资本运作增加了隐形筹码,但有人早早嗅出了风险:某大型投资机构在对乐视做尽调时,发现其与政要有关系,果断选择了退出。

2014年6月,危机爆发,贾跃亭以开拓海外市场为由,滞留海外数月。乐视网麻烦不断,先是遭遇了广电总局对电视盒子发难,7月开始,乐视股票在3个月内遭遇4次停牌危机。

孙宏斌步步为营,贾跃亭步步惊心

图:贾跃亭滞留海外几个月,引发猜想无数

风雨摇摆之中,很多人相信:贾跃亭要完。他的回归计划,也从最早的三到四周,一拖再拖。对此,乐观官方说法是:贾总要把海外业务做扎实再回国。

昔日糖霜成了此时毒药,他开始使劲撇清关系。2014年10月,贾跃亭在接受腾讯连线时称,有苦说不出,宁愿没有拿过汇金东方的钱,我们企业家不希望和政治牵扯太多的关系。

不过,如同发家时的神秘,这次他又神奇地扛了过来。2014年11月,滞留海外近半年的贾跃亭终于回国。

烧钱!烧钱!

在互联网圈子里,乐视的业务线以繁杂让人看不懂著称。

从视频、影视到手机、农业、电商、红酒、电视、汽车、金融等,贾跃亭把这些本来不太相干的业务线,一股脑塞进同一个筐里,贴上生涩难懂的名字:生态化反。

2015年,易到创始人周航跟贾跃亭第一次就易到融资问题正式会面。饭局上,后者大讲生态化反,周航直接发问:这是什么意思?

孙宏斌步步为营,贾跃亭步步惊心

换作十年前在垣曲认识贾跃亭的那些生意人,大概对乐视布局不会陌生。这样的打法,跟当初县城里的卓越公司并无实质区别。

从垣曲开始,贾跃亭就热衷于铺新业务。

一位跟贾跃亭合作过砖窑厂的人士透露,贾跃亭总是在做老业务的同时开始新业务,不等养熟,又开始了下一个。相比业务盈利情况,他更大的欲望和动力,是把生意做大。

于是,折腾了几年,贾跃亭在垣曲也没挣到什么钱。好在垣曲是个小地方,把生意撂下,换座城市重新开始的成本并不大。

如今的乐视却不行。它已经烧了太多钱。

2016年底,贾跃亭通过发内部信的方式,承认此前蒙眼狂奔,扩张速度太快,要叫停疯狂烧钱的节奏。

乐视烧钱有多疯狂?光看看2016年的这些数据就知道了——

5月,斥资29亿买下房产项目世茂工三;7月,宣布20亿美元买下北美第二大电视厂商vizio,成为全球电视产业最大的收购计划(2017年4月被叫停);8月,宣布200亿在莫干山建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

此外,这家一年要开100多场发布会的“PPT公司”,员工也在成倍增长。

孙宏斌步步为营,贾跃亭步步惊心

图:网红+PPT,一度是乐视发布会标配

即便如此,贾跃亭2016年7月在美国接受采访时还感慨:速度不够快。

事实上,是太快了。

直接结果便是资金危机。早在内部信出来之前,乐视欠供应商费用的消息就频频爆出,困境隐现水面。之后,追债的人就更多了。

危险的拯救者

财税学校出身的贾跃亭是个敢玩钱、会玩钱的人,他骨子里有早年山西人经营票号的那股子精明果断。乐视网在2010年上市时,市值40亿,到高峰期2015年6月时,已经变成1500亿。

好奇心日报曾经统计贾跃亭在玩钱方面的创新,包括:炒自己家股票、发布会先行(实际产品与发布会时间差在4-19个月之间)、做账、杠杆收购等。

他善于找钱。根据第一财经日报统计,整个乐视的融资规模或已达到800亿元。今年1月,地产大亨孙宏斌出资150亿,成为乐视第二大股东,救贾跃亭于水火——据说,前者本来只是想找贾,购买乐视手中的一处物业。

整个投资只用了36天敲定,孙宏斌对乐视进行了全方位尽调,称其战略、策略、团队都好,只是“缺点儿钱”。

孙宏斌步步为营,贾跃亭步步惊心

图:孙宏斌有地产狂人之称

但孙宏斌没有碰烧钱的乐视汽车业务。

这是贾跃亭执意要做的,当初开会讨论时,乐视99%核心高管投了反对票,也没能阻止。至今,项目对外宣称已经投入上百亿,是乐视资金链的出血点。在去年年底的内部信中,贾跃亭承认汽车项目前期投入巨大。

进入乐视后,金主孙宏斌给出了建议:乐视要把业务该切的切,该合的合,该卖的卖,人员该调整就调整。对于贾跃亭的生态布局,他的评价是:

“你把乐视的各个板块分开来看都是对的,但是合起来就不对了,因为你没有资源”。

一语道破了乐视缺钱表象下的根本问题。

跟当年的垣曲卓越实业状况类似,贾跃亭的前瞻性很好,但资源跟管理都跟不上。

但他向来不信邪。

此前进军手机、电视、汽车这些领域时,乐视总自诩颠覆者。逻辑也很简单:花大价钱挖牛人,发布会造势,几个月甚至1年后后再慢慢开工。

起初,资本市场是认这套故事的。但这不是长久之计,缺乏业务支撑的故事总会有讲不下去的一天。

一旦危机爆发信任缺失,讲故事——拉升股价——吸引融资——找下一个故事,乐视这套独有的商业逻辑也就行不通了。

贾跃亭对孙宏斌以上建议的真实接受程度有多高,尚不可知。有乐视离职员工透露,在乐视内部,无论是股东大会还是总裁会,真正能跟贾跃亭说“不”,并且被他接受的并不多。

不过,贾跃亭脾气很好,对于无法任可的意见,他会选择听,然后忘记。

现在,钱的缺口暂时补上了,但从去年12月开始,高管离职的消息几乎就没断过——这些明星高管的离开,比他们加盟更引人关注。

对于贾跃亭来说,另一个危机也初现苗头。

去年的内部信风波中,贾跃亭曾被问及“乐视未来最大的风险来自何处”,他给出的答案是:资本和组织。

他暂时渡过了资本的劫,但后者或许杀伤力更强。

在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说明会上,孙宏斌被问及乐视相关业务时侃侃而谈,将乐视业务分为上市公司、汽车生意两部分。

汽车这块我相信老贾会花大量的精力在汽车上,上市公司这块儿还有我呢,会越来越好的”。听起来,孙宏斌已经成了乐视网的主人,而贾跃亭似乎要去专注那个遥遥无期的汽车终极梦想。

变化在最近越来越明显。乐视似乎正在慢慢变成孙宏斌的乐视。

比如重点扶持能挣钱的项目,接近盈利的乐视电视变成重点,暂时无法盈利的体育、易到、手机业务,沦落到可舍弃的那些类别。

“该卖的都卖了”,孙宏斌早早在公开场合说道。他曾重点点名了乐视体育,“中超去年就亏了13个亿,这就是神经病”。

果然,一直在烧钱的乐视体育最先被革命。

据36氪昨天报道,乐视体育正在进行新一轮调整,预计离职员工在70%。目前大家已经提前进入状态,最夸张的是,连负责裁员的HR部门都已经走掉了一半人。

而乐视电视也在最近宣布,全渠道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这被看作是乐视电视违背贾跃亭本意、向孙宏斌靠拢的一个信号。

贾跃亭会变成第二个周航吗?有人曾这么问。

答案尚且模糊。

但若真是如此,贾跃亭的垣曲创业故事就要迎来第二季了,连结局都如此相似——区别在于,当年在垣曲,贾跃亭是因为找到了更好的商机,主动放弃了自己鼓捣出的烂摊子,这次,恐怕就要变成被动了。

菠菜客声明:菠菜客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上一篇:美国共享单车遭嫌弃!网友:复制得了单车,你复制得了支付宝吗?